慈溪文明网首页>美丽乡村

坎墩街有位老手艺人他说“我是银匠的承上启下人”

来源:慈溪文明网 发表时间:2018-12-20
字体 [][打印][关闭] 

    坎墩周家路老街上,有一位默默无闻干了一辈子的老工匠,在2018年的下半年间,似乎一下了成了位当地的“新闻人物”:先是有两家自媒体相继推送了他的从业情况,其中有一家在标题中称主人公是位“银匠”;不久,又有一家传统媒体以《小锤敲了40余载,坎墩有位六旬打金师傅》为题也进行介绍,而这里称他则是金匠。不论是金匠也好,银匠也罢,说的都是同一个人。他,就是以打制金银饰品为生的手艺人胡全岳。

    究竟是金匠还是银匠?11月末的一个早晨,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了坎墩街892号、这爿门框上方写有“金银加工”四个大字的店内,向这位老工匠进行咨询。


图片来源:沈斌煊

    从小跟随父亲学艺、现年65岁的全岳师傅给我作了如下解释:金匠专门从事金器件的加工,通常不会去沾银器件加工的边;而银匠除了具有从事各类银器件的加工能力外,同样掌握有加工各类金器件的业务水平。 而这位老工匠,金银器件样样都来,那就是银匠啦!

    这是一间窄长的店屋,既是他从事金银器件销售的营业场所,同时也是他和他的儿子从事金银器件加工的场地。

    据全岳师傅介绍:在他的家族史上,早就有先人从事过这一行业,后因无后人继承被中断过。直到他的父亲早年在“上海老凤祥”学艺,学成之后才重回坎墩操持祖上的这门旧业。而全岳师傅则是他的父亲手把手地教带出来的。

    全岳师傅有一儿子,当他成年之后,也同样仿效其父亲的做法,将所有的技艺手把手地也传授给了他。直到现在,他和37岁的儿子一起,仍然在同一间店铺里从事着这项业务。那天他笑称自己不仅是这门传统老手艺的“承上人”,同时也是对儿子的“启下者”。


图片来源:沈斌煊

    全岳师傅说:“过去有条件能‘穿金戴银’的人不多,好在周边从事这门行业的人也不多,我们这行业的人是发不了大财的,但由于掌握有这门技艺,温饱还是能够得以解决的。”他接着说,“而我们最好的‘黄金’时代则是在上世纪的1994至1997年间。因为在这之前,我国的金银市场还没有放开,只有原先家有存货的人,才能前来进行重新加工,并且也只能在私下偷偷摸摸地干。”

  从1994年开始,我国的金银市场得以全面开放,这位银匠师傅说,从事我们这一行业的手艺人,也可大大方方地操持起这门手艺来了。当地群众自改革开放后,已有了多年的财富积聚,因此追求金银的装饰件也有了一定的实力,尤其是社会上的新婚夫妇,那时就非常流行戒指、耳环、手镯这几大件的金银首饰品,而这在当时基本上都是靠银匠师傅们手工打制出来的。

    全岳师傅说:“当时由于业务量急剧增大,整埭坎墩街原先只有三四家的银匠店,一下子就增加到了10多家。我和我的另外几个徒弟,也为满足客户的要求,同样不得不起早落夜地‘赶生活’。”


图片来源:沈斌煊

    “如此一直到了1997年,特别是进入二十世纪之后,机器加工金银装饰件业开始兴起,与我们手工打制的戒指、耳环、手镯这相比,自然要显得精致得多,于是我们纯手工打制的装饰品自然要进行了萎缩。自此之后,我们的业务由以往打制新产品为主,转向到了对各类金银装饰件的修修补补和‘拾遗补缺’上了。”全岳师傅介绍道。

    在询问他当地现有的同行时,这位师傅说,“也是从那时起,‘十里长街’上的金银店,又重新回归到了如今的三四位工匠,而土生土长的工匠仅只有我们父子俩”。

    那天我在全岳师傅的店内看到,他正坐在工作台前认真打制“银钉、银梯子”的银器件。他告诉我:“这笔业务是机器和计算机没有生产的,属于‘拾遗补缺’吧。而当地群众根据习俗,却有较大的市场。家庭上梁祝福时是必备的。不仅建造私房上梁要钉在栋梁上,就连搬迁至商品房、安置房而并无栋梁时也是要钉在合适的地方的。”

    因为笔者晓得“银钉和银梯子”是当地起屋上梁和乔迁新居的吉祥之物,一般家中有老人的,且都由老人来赠送给晚辈。其寓意是“人丁兴旺、步步高升”。

    我在采访全岳师傅之前,有人要我带口信咨询这位老工匠:“原先不是他打制的一根金项链,现断了两节,能否焊接?”。他说“这完全可以,‘修修补补’则也是目前开店的一项主要业务,我会随到随修的。”


图片来源:沈斌煊

    在他的工作台上,摆满了各类工具。当他在焊接银梯子时,右手拿着点燃后的焊枪,左手用钳子卡住打出来的银丝条,而右脚轻轻而持续地踩着地上的一个橡皮包。他说:“燃油用的是汽油,脚踩出来的是气体,吹进焊枪空管中后用来助燃的。”

    说到焊枪时,他随手拿起桌子上另一支老式焊枪,说这是他从父亲手里传下来的。过去没有用脚踩空气来助然的做法,而是用嘴对着不会产生尘埃的豆油灯,来进行烛接大小、规格不一的金银加工件的。

    在他工作椅的右侧是一只铁墩头,上面放有一把手锤。这是用来打制金银条用的。“金子和银子的可塑性很强,可根据需要任意打制。而这只铁墩头和这把手锤都是很年头了,我都是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听说其中的一只铁墩头,在我父亲出生时就有了。”全岳师傅说。

    在采访全岳师傅说到鉴定金银质量好坏时,他无意间说到了使用“试金石”的事情。于是我也就顺势追问了起来。这时他随手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给我看,并说道,这就是。他说原先有两块,其中有一块很长的试金石,在还未放开金银市场的1990年那年,工商部门以“私下违法经营”为由被收走,之后就找不到下落了。


图片来源:沈斌煊

    他说试金石是检验金子真假、含金量多少的重要依据,用金子在试金石上摩擦几下后,其痕迹如能被水除去的则为假,否则为真;如再用“硝酸”鉴定其留在试金石上痕迹,还可分析其金的含量。当然,这种鉴定法的前提是还要凭工匠本人长期积累的经验。

    在他工作台的右侧,放有一台专门用来金银计重的电子秤,感到好奇的是在这台电子秤是木框和玻璃“保护”起来的。后听主人介绍才知其中原委:金银本身就极其贵重,每次与客户过手时,必然要恪守信誉。让电子秤关入其内,一防灰尘飞入来影响计重精度,二则也防店里的串堂风刮起时避免不必要的失衡。

    当我与这位师傅聊到金银的计量衡器时,他介绍说:“使用电子秤的年代还不长,过去一直是使用戥子秤的。由于电子秤的精度更要高于传统的戥子秤,所以我‘老底子’的那秤杆是用象牙做的戥子秤就收藏起来了。”

    在我与这位师傅告别之前,为避免文稿的差错,获悉他也会使用微信而主动加了他,以便我在成稿后好先请本人过目。两天后,全岳师傅在微信中说,上辈人留下来的那杆戥子秤已在老屋里翻出来了,并给我发来了这杆秤的照片。


图片来源:沈斌煊

    《百度》的解释是:“此种秤学名戥秤,亦称戥子,是旧时专门用来称量金、银、贵重药品和香料的精密衡器,轻重以厘计算,所以民间又称这样的秤为‘厘戥’。”

    而这杆秤的使用和计量单位之间的相互换算方法,这位老工匠写得非常清楚,说厘戥是“古代秤中属单位最小的了,外扭(纽)带稍(梢)重为壹钱四分,也就是市斤秤的0.875钱,公制4.375克;里扭(纽)带稍(梢)5钱,市制是3.125钱,公制15.625克。可以说古代是非常精确了”。

每门古老的手艺都是一部百科全书,而每位老手艺人都是书写百科全书的撰稿人。不说银匠师傅打制金银装饰品的全套工艺流程,就是运算这计量衡极其换算的方法,也是值得人们敬佩的啊!(沈斌煊)

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赵静

慈溪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慈溪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慈溪新闻网 
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