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文明网首页>慈 文 化

梅文化承续传统引领风尚

来源:慈溪文明网 发表时间:2018-03-16
字体 [][打印][关闭]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赏梅、咏梅、画梅,以梅明志,以梅会友,留下不少佳话和轶事令后人津津乐道。而今,这种雅文化在快节奏的当下日渐风靡,使传统文化有了新的续章,并日益衍变成为新时代的一种新风尚。

  以梅会友 赏心悦目乐逍遥

  周月飞在坎墩的家就有“墙角数枝梅”的画境,因这些天明媚的阳光,少了“凌寒独自开”的冷峻,多了几分与春光争妍的艳丽。周月飞是上林印坊的创办人之一,爱好文艺与茶道。日前,她盛邀上林印坊的10多位同好到家品茗赏梅。墙角的数枝红梅就成了众人眼中的主角,围梅而立,即兴作诗,诗句虽美却道不尽梅花之韵;以梅为题,铺纸研墨,画作虽妙却描不完梅君子的风姿。

  “众花之中,我最爱梅。”周月飞说,世人爱梅,崇其刚正之高格,她也爱梅的绰约风姿和铮铮傲骨,曾吟诗作文赞梅的格高清远,亦绘多幅红梅图,将喜爱的诗句“黄金布地梵王家,白玉成林腊后花。对酒不妨还弄墨,一枝清影写横斜”题在画上。女诗人张优可赏梅有感,作了一首《浣溪沙·遇浅湾》:“隔岸溪声度小桥,春阳一抹沐梅梢,老枝新蕊意更娇。吟馆紫薇箫婉转,赏花诗友韵妖娆,向阳对影舞丹毫。”

  桥头的孙达晖是众多爱梅者中的一员,每年都去寻梅赏梅。“峙山公园的梅花偏阴,更显妖娆。”在他看来,梅花的美是越冷越让人惊艳。“数九寒天,花蕊肆意绽放,下点雨飘点雪,美更增几分,反而太阳一出来,花蕊就有蔫态。”孙达晖至今记得第一次去杭州超山梅园的情景,正好下雪,天寒人稀,雪花落在梅花上说不出的冰清玉洁、美轮美奂。从此,孙达晖几乎每年都要赴一次超山之约。

  经历了冬季的蛰伏,人们趁着大好春光开始四处踏青,凌寒傲雪、娇俏明艳的梅花自然成为游赏的优选。这些天,奉化新建村赏梅花的游人络绎不绝,盘山小道上人来人往,远看如一条蜿蜒长龙游戏于绿树红花间。事实上,许多单位的三八节活动也安排了赏梅品茶这种应时应景又讨喜的节目。

  以梅为文 疏影横斜淡墨痕

  宋·王十朋曾作《红梅》诗云:“桃李莫相妒,天姿元不同。犹余雪霜态,未肯十分红。”元代诗人、画家王冕则作《墨梅》以明志:“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梅花乃花中君子,品性高洁,是文人雅士的挚爱,宋代张功甫就在《梅品》中说“梅花为天下神奇,而诗人尤所酷好”。古代有折梅相送的传统,司马光《梅花三首》中云:“驿使何时发,凭君寄一枝”,到民国时,还有这样的风雅。

  说起慈溪的梅花,那也有悠久的历史。不少地方文化研究者做了客观详实的调查,王孙荣就是其中之一。据他考究,南宋诗人范成大的《范村梅谱》记载:“古梅,会稽最多,四明、吴兴亦间有之。其枝樛曲万状,苍藓鳞皴,封满花身。又有苔须垂于枝间,或长数寸,风至绿丝飘飘可玩。”《范村梅谱》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梅花专著,文中所说的会稽就是绍兴的别称,如今我市的大部分境域在历史上归属于绍兴府余姚县,划归慈溪才几十年时间。王孙荣认为会稽古梅原产地就在今横河镇梅湖村与童岙村一带。他说,初唐时期烛溪湖一带的梅已经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唐代初年怀州刺史梁载言的《十道志》有记载,一千七百多年前的三国时期,吴王就曾派人到烛溪湖(今属慈溪市横河镇)伐木,将一株大梅树运往建邺,准备用为宫殿梁木。之后有关梅的记载更是举不胜举,北宋初年的祥符以及明清以来的方志、笔记等都有据可查。

  文人爱梅,少不了诗词佳篇。王孙荣翻阅了大量材料,发现了许多以梅为题的诗歌。清乾隆年间的学者邵晋涵,被赞誉为“经学、史学并冠一时”,也倾心于烛湖古梅,曾信口吟成一绝:“烛湖千点梅花树,苍幹曾传化卧龙。此日空岩自开落,月明缟袂独相逢。”而后又有个举人朱文治,写过四十首《销寒竹枝词》,其中之一写梅:“数点梅花著瓦盆,春光昨已到柴门。何如桐岙旧游处,万树寒香围一村。”诗中的桐岙便是童家岙。诗后有自注:“桐岙在姥岭之东,产梅最盛。”其侄朱伟然也曾偕同人至童岙看梅,写长诗一首,有句云:“遥睇冰雪姿,几树豁心目。”余姚旧志以为:“今烛湖西南,人家多喜植梅,而桐岙为尤盛。每冬春之交,千林齐放,暗香疏影绵延十数里不绝,骚人逸士往往挈榼往游,形诸吟咏,亦一邑之胜也。”直到民国时候,施叔范、童春等诗人也留下不少烛湖赏梅的诗篇。

  时至如今,梅花依然是文人们心头好。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孙百安是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专业博士,酷爱画梅花。《素心若梅》《家家门巷尽是春》《雪中风骨》……他的画展里几乎每次都有数量不少的梅花作品。“我非常喜欢梅花,喜欢它开在冰天雪地的倔强之姿,喜欢它傲霜斗雪的拼搏精神。”孙百安说,每年冬天都会到绍兴王坛等梅花众多的地方去写生。他还偏爱开在野地里的梅花,没有修剪却别有味道。诗人上林烟蓑写过一首《安公子·咏梅》:“迎春先灿艳,浒山城内郊外,独在阑珊僻处,林密香难掩。凌寒痕千点,今夜雪飘雨润,自是斜枝疏影,桥畔波光澹。宛若赴约飞琼,对望不厌。年年岁岁,万缕逸气萦天堑。莫道罗浮远,依约幽馨,长沁心头未减。”描写了雨雪后夜间赏梅的情景,虬枝斜伸,幽香阵阵,在月光照射下留下浅浅淡淡的影子。不仅是文人,普通市民也对梅花有着一份执着的情愫,赏梅赞梅者比比皆是,梅文化成为一种新风尚。

  暗香浮动 正是寻梅好时光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梅花以一身傲骨深植在人们的心里,受到大家的喜爱。公园中、马路边、庭院里,到处可见梅花卓绝风姿。哪里的梅花更有韵味呢?

  王孙荣说,很早的时候,慈溪有一处赏梅胜地金沙岙,旧志称:“梅花之盛,甲于四明……延袤十余里,望之若白云出山麓而带束其腰也。”清人戎金铭曾作《金沙岙》诗:“别有一天地,溪边住几家?风里香不断,到处是梅花。”只是世事多变,因为行政区划调整,这里早已在六十多年前划给江北区了。有心人倒可以亲身去寻访一番,看看是否有古人所赞的盛况。

  眼下,我市仍有多个可圈可点的赏梅处,峙山公园、人民公园、森林公园、达蓬山旅游度假区、鸣鹤古镇、北三环……艳如朝霞,白似瑞雪,微风吹过,暗香浮动,令人陶醉。当然,每一处每一株都有各自的妙处。王孙荣始终觉得,梅要带点野气,或者是要开在比较有烟火气的地方才好,开在溪头路边,开在房前屋后,开在村落的石井边,开在竹篱笆边,或是开在红墙的庵庙里、粉墙的大宅内。上林烟蓑曾写下《鬓边华·峙山公园红梅》:“峙山春霁日暖,梅绽放、朝南最灿。觅芳踪、如意桥边,映清绝、彤霞漫卷。当年罗隐穷经,独爱这、双峰僻远。倚溪畔、疏影横斜,迄今又、幽思缱绻。”也写过《百媚娘·浒山古城北门两侧双梅》:“相映北城门畔,本是蕊珠仙媛。虎屿岭前春竞艳,姐妹绰姿明灿。恰似姜夔思款款,词笔吟清隽。竟夕暗香弥漫,不负雅弦幽怨。别后也应萦梦影,相思奈他难遣。向晚雨来风未断,惟恐花零乱。”其实,赏梅时的心境不同、光线不同、角度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同。赏梅之人往往能自得其乐,独享其卓然之姿,这也使梅文化有了更多的诠释和内涵。(慈溪日报 俞强)

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赵静

慈溪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慈溪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慈溪新闻网 
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